快速赛车走势图|快速赛车开奖走势图表
理論之光

理論微信 新浪微博 山東手機報·移動客戶端 大眾網

大眾網>首頁>新書推薦

《歷史與階級意識》

2015-11-24來源:大眾網作者:
    盧卡奇的《歷史與階級意識》是二十世紀西方哲學史上與海德格爾的《存在與時間》、維特根斯坦的《哲學研究》齊名的里程碑性質的著作。深刻影響二十世紀西方左派哲學思想發展的大多數重大主題,大多能夠在這里找到某種源流。就像另外兩部巨著一樣,《歷史與階級意識》也是歷史的產物。雖然在創作《歷史與階級意識》的時候,盧卡奇不過三十七八歲,但他在思想上經歷的東西卻太多太多:從新康德主義到新黑格爾主義,他差不多經歷了上一個世紀之交德國哲學主流發展的全程。但令人遺憾的是,我們對盧卡奇這一早期思想發展歷程所知甚少。這種情況在相當程度上影響到了我們對《歷史與階級意識》以及對整個盧卡奇思想發展史的理解:面對《歷史與階級意識》中那八篇并不特別艱澀的論文,我們很容易形成自己的理解,并按照晚期盧卡奇提供的自我批判思路,居高臨下地形成對它的批判,然而,當我們自得地完成這些后,卻尷尬地發現我們再也不能將《歷史與階級意識》還原到那段大師云集、巨著迭出的歷史中去了。
 
  解鈴還需系鈴人。既然我們的困境是由不了解盧卡奇的早期思想發展歷程引起的,那么,正確的解決之道就是回到《歷史與階級意識》之前的盧卡奇那里去。《盧卡奇早期文選》(以下簡稱文選)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而編譯的。《文選》收錄了盧卡奇在《歷史與階級意識》之前最重要的理論著作――《小說理論》的全文,被戈德曼稱為現代存在主義哲學先聲的《心靈與形式》一書的部分內容,以及盧卡奇1915年間的六封書信,主要展現了盧卡奇從“精神科學”運動向黑格爾哲學轉變的思想歷程,反映了《歷史與階級意識》中一些核心問題(總體性、物化等)的“史前史”形態。
 
  甫一看到這本書的目錄,每一位對盧卡奇有所了解的讀者都會奇怪譯者的安排:《小說理論》這部寫于第一次世界大戰早期的作品,包括1962年盧卡奇自己寫的序言在內,得到了完整的翻譯;而更早完成的由十篇文章組成的《心靈與形式》卻僅僅翻譯了與前者相關的三篇文章;最后選譯的六封書信也都是與《小說理論》的寫作密切相關的。顯然,《文選》的編選是圍繞《小說理論》進行的。這種編選充分表明編譯者對盧卡奇的早期思想發展的認識是非常準確的:《小說理論》是盧卡奇在從新康德主義者轉變為黑格爾主義者的思想發展過程的最終產物,它是盧卡奇前期思想發展的終點,又是盧卡奇后期思想發展的起點。相對于《歷史與階級意識》來說,《小說理論》顯然比主要受新康德主義影響的《心靈與形式》重要多了。
 
  作為盧卡奇試圖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對馬克思思想提出新理解的嘗試,《歷史與階級意識》受到了黑格爾思想方法的深刻影響。這主要是體現在對辯證法的研究上(具體體現在對總體性、歷史、階級意識等概念的闡述上)。但就像盧卡奇并不是一個天生的馬克思主義者一樣,他也不是一個天生的黑格爾主義者。同十九世紀后半葉出生的大部分哲學探尋者一樣,盧卡奇最先接受的是新康德主義的精神科學,受到的是韋伯、齊美爾、狄爾泰等人的影響,可是隨著理論研究和現實的發展,盧卡奇卻從被當作死狗踢開的黑格爾哲學那里找到了自己理論上新的生長點。
 
  這種理論上的探索在《小說理論》中已經初見端倪,在《歷史與階級意識》中不斷出現的總體性概念和歷史的分析方法,在作者評論小說時已經屢見不鮮。在《小說理論》第一部分,盧卡奇從文化入手引出了對于藝術形式的歷史性分析,在第二節《形式的歷史哲學問題》中,作者提出不同的藝術形式應該因為不同的歷史哲學問題而有所不同;接下來對作為藝術形式的史詩、戲劇、小說,也是按照歷史的方法來進行深入分析的,古希臘、中世紀、近現代不同時期的生活凸現出不同的歷史哲學問題,相應的藝術類型――史詩、戲劇、小說也就應運而生;在第二部分《對小說形式所作的類型學嘗試》中,無論是對“理性主義小說”、“浪漫主義小說”及“教育小說”的研究,還是對托爾斯泰的分析,都體現了歷史分析的方法,簡言之,不同的時代產生了不同的小說類型。但是在對不同的藝術形式、小說類型按照歷史的方法進行的分析中,一條紅線貫穿始終,這就是總體性概念。只有從對于世界總體性的把握出發,不同的類型才得以區分開來,也就是說,不同形式的藝術作品都服務于藝術家把握世界總體性的目的。在古希臘史詩中可以直接發現世界的總體性,因為希臘人本身就生活在總體性的世界之中;而小說卻必須通過賦形、反諷的方式去發現那個總體世界,因為世界的總體性已經被深深遮蔽了。在這個遮蔽了總體性的世界中,誰將把我們從奴役中拯救出來?《小說理論》隱含的回答就是那些能夠幫助我們發現總體世界的藝術家,是他們的藝術作品幫助我們趨向一個新的世界。這個尋找新世界的旅途是一個我們的心靈主動去發現的過程,這會令很多讀者聯想到盧卡奇對階級意識的闡述。
 
  雖然在《小說理論》中可以發現很多黑格爾式的思維和術語,但是正如盧卡奇自己承認的,當時“對于所謂‘精神科學’方法的態度絲毫沒有改變”,這種態度來自于他在青年時代閱讀狄爾泰、西美爾、韋伯的著作時所留下的種種印象。也就是說,作者雖然已經成為黑格爾主義者了,但卻并不是一位絕對或者正統的黑格爾主義者。這種“精神科學”運動的明顯特點就是抽象的綜合方法,而對這種方法的否定恰恰是黑格爾的一項重要遺產。在對小說類型的分析中,這種方法得到了具體的體現,盧卡奇根據對于心靈與世界的關系設定了不同的小說類型并進行分類,而對其他形式的小說漠不關心;雖然小說類型的分類與世界的歷史進程聯系在一起,但是在不同的小說類型、藝術形式內部我們卻看不到內在的歷史性聯系:雖然史詩、戲劇、小說,理性主義、浪漫主義及對兩者綜合的嘗試都表現為與歷史相關的三個階段,但是在不同階段之間缺乏歷史性的聯系,這種不同階段間的過渡完全不同于《精神現象學》中各種意識現象的歷史性發展,前者更多是根據類型分析的需要而排列在一起的,在這里G.H.R.帕金森甚至直接發現了狄爾泰的影子。
 
  所以,正如盧卡奇在后來的序言中所說:如果有人讀《小說理論》是為了更熟悉地把握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重要的意識形態的思想前史,那么,用批判的方式閱讀它,將能夠獲益匪淺。《文選》雖然并不能將處在馬克思主義學徒期的盧卡奇完全呈現在我們面前,但是對于理解青年盧卡奇所處的歷史環境、早期思想及其歷史效應本書都具有重要的意義。隨著《文選》的出版,《歷史與階級意識》將會以一個更加豐滿的形象展現在我們面前。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王凱

推薦閱讀
快速赛车走势图 长沙麻将游戏规则 四川快乐12投注技巧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网络麻将怎么构成赌博 广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国标麻将怎么打图解 上海申城棋牌1 全民麻将开挂软件 河南福快三开奖走势图 滚球让球盘怎么计算